有一天,这些都会过去的,想到这结果,我就欣慰。

再怎么累死人的爱,再怎么累死人的恨,都会过去;失眠,被冤枉,塞车,太穷了,都会过去;被轻蔑,被迫说谎,被迫承认自己改变不了什么。或者,长得不好看,都会过去;

真是令人赞叹啊!生命怎么能订制得这么仁慈 ? 又这么冷淡 ?你爱收集的,到底是我们的笑啊 ? 还是我们的泪 ?

你不必回答我,不管是基於内疚,还是基於怜悯,你都不必回答我。因为你已经够贴心了。你有向我再三保证了 : 有一天,我这些微不足道的疑惑,也都会过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