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亮我梦见你的生日,
好像羊羔滚向东方,那太阳升起的地方。

黄昏我梦见我的死亡,
好像羊羔滚向西方,那太阳落下的地方。

秋天来到,一切难忘,
好像两只羊羔在途中相遇,
在运送太阳的途中相遇。
碰碰鼻子和嘴唇,
那友爱的地方,
那秋风吹凉的地方,
那片我曾经吻过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