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,环绕村庄,终年潺潺地流着。溪的两边,长着几棵垂柳,那长长的柔软的柳枝,随风飘动。婀娜的舞姿,优美自然,有两三枝特别长的,垂在水面上,画着粼粼的波纹。当水鸟站在它的腰肢上歌唱时,流水也唱和着,发出悦耳的声音。

即使天旱,这条小溪也不会干涸。村民平时靠它来灌溉田园,清洗衣物,点缀风景。有时,它只有细细的流泉,从石头缝里穿过。我和一群六七岁的小朋友,最喜欢扒开石头,寻找小鱼、小虾、小螃蟹,我们并不是捉来吃,而是养在玻璃瓶里玩儿。

一条小小的木桥,横跨在溪上。我喜欢过桥,更高兴把采来的野花丢在桥下,让流水把它们送到远方。

我的家离小桥很近,走路五六分钟就到了。沿着溪岸向东行,还有一座长石桥,那是通到茶山去的。我曾经随着采茶女上山摘过茶叶,我喜欢欣赏茶树下面紫色的野花和黄色的野菌。至今一看到茶树,脑海里立刻会浮现出当时的情景来。

我爱我的老家,我出生的地方。我家只有几间矮小的平房,我出生的那间卧室,光线很暗,地面潮湿,但我非常爱它。父亲的书房就在前面,我可以天天去玩。那是一座空气流通,阳光充足,有东南两面大窗的漂亮房子。清晨,可以看到太阳从后山上的树丛里钻出来。夏天,凉爽的清风从南窗里吹进来,太舒服了!更美的是,我由东窗可以望到那条小溪和小桥,还有那几株依依多情的杨柳。

故乡所有的居民大都姓谢。村庄有大有小,大的有五六十户人家,小的只有三四家。大家过着日出而作、日入而息、守望相助的太平生活。那段日子,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。那些美好的印像,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