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渴望到河的对岸去。

在那边,好些船只一行儿系在竹竿上,人们在早晨乘船渡过那边去,肩上扛着犁头,去耕耘他们的远处的田。在那边,牧人使他们鸣叫着的牛游泳到河旁的牧场去。黄昏的时候,他们都回家了,只留下豺狼在这满长着野草的岛上哀叫。

妈妈,如果你不在意,我长大的时候,要做这渡船的船夫。

据说有好些池塘藏在对岸之后,雨过去了,一群一群的野鹜飞到那里去。茂盛的芦苇在岸边四周生长,水鸟在那里生蛋,竹鸡带着跳舞的尾巴,将它们细小的足印印在洁净的软泥上。黄昏的时候,长草顶着白花,邀月光在长草的波浪上浮游。

妈妈,如果你不在意,我长大的时候,要做这渡船的船夫。

我要自此岸至彼岸,渡过来,渡过去,所有村中正在那儿沐浴的男孩女孩,都要诧异地望着我。太阳升到中天,早晨变为正午了,我将跑到您那里去,说道:“妈妈,我饿了!” 一天完了,影子俯伏在树底下,我便要在黄昏中回家来。我将永不像爸爸那样,离开你到城里去做事。

妈妈,如果你不在意,我长大的时候,要做这渡船的船夫。